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50名人【8】

布莱恩·麦克科恩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担任拜登的助手。这就如同《国家期刊》(National Journal)2007年所描述的那样,麦克科恩集中了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集体智慧。拜登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时,麦克科恩负责该委员会的法务工作。

2010年,麦克科恩以现任美国副总统拜登外交政策顾问的身份,被奥巴马政府指定参加参议院审查奥巴马对俄核条约的工作。

现在,一向沉着冷静的麦克科恩负责国家安全参事室,这一职务主导着谁能有机会与国家安全顾问进行接触。丹尼斯·麦克多诺曾经从事过这项工作。

2005年,奥巴马还是参议员的时候,马克·利珀特加入了他的团队。在奥巴马政府早期,利珀特就与本·罗兹和丹尼斯·麦克多诺一起进入了政府外交团队的核心圈。

据詹姆斯·曼(James Mann)撰写的《奥巴马的人》一书介绍,奥巴马会听取利珀特的意见,然后利珀特会把总统的指示传达给更多的指定人员。

但是在2009年,这位海军后备役官员被迫离开白宫。他被认为伤害了他当时的上级国家安全顾问詹姆斯·琼斯,但其后他依然在积极活动。

尔后,詹姆斯·琼斯离开了白宫,利珀特重新返回了政府。现在,他是国防部部长助理,并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而此时,美国正在向亚太地区调集大量外交和军事资源。

简·哈曼先后曾9次担任加利福尼亚州国会议员。 2011年,她离开国会后,开始领导威尔逊中心。这是一个部分接受美国政府资助的外交政策智囊团。

在国会时,哈曼有段时间的工作曾涉猎到每一个与国家安全相关的主要委员会。这期间,她在改革情报系统的辩论中扮演了相当重要角色。

她的丈夫西德尼·哈曼(Sidney Harman)是名商人,也是开创高保线年西德尼·哈曼逝世后,简·哈曼又继任了其亡夫在《新闻周刊》/《每日野兽》(Newsweek/Daily Beast)公司董事会里的职务。

最近,哈曼还为美国使用无人机袭击进行了辩护,但她声称袭击行动中需要更加强调“软实力”和外交努力。

“虽然无人机是与‘基地’组织作战的有效武器,‘打地鼠’式的行动并不能让我们安全,”她特别强调,“我们需要赢得争论。”

身为作家、记者和《新共和》(New Republic)期刊原编辑的彼得·贝纳特是一位谋士,也是塑造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发声者。

贝纳特曾是名人物,积极支持美国政府发动伊拉克战争。但鉴于始终未能在伊拉克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时美国在伊拉克的占领又变得越来越困难,贝纳特的观点开始变得缓和起来。

后来,他在2010年出版的《伊卡洛斯综合症:美国傲慢的历史》(The Icarus Syndrome: A History of American Hubris)一书中承认过去的观点错了。在他新出版的《犹太复国主义的危机》(The Crisis of Zionism)一书中,贝纳特可能触及了更具争议的话题。他在书中强烈抨击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政策,指责美国的犹太人团体对以色列的道德堕落起了助推器的作用。

最近,贝纳特在《每日野兽》上开辟了一个名叫“开放耶路撒冷”(Open Zion)的博客群,旨在开创“以色列、巴基斯坦和犹太裔的未来”。

今年早些时候,他是少数几个受邀参加奥巴马的中东政策演讨会的记者,演讨内容涉及阿富汗、以色列等诸多议题。

在斯特罗布·塔尔博特的带领下,布鲁金斯学院一直是华盛顿最有影响的智囊团。

在前往布鲁金斯学院任职前,塔尔博特既当过记者也做过官员。他曾在《时代》周刊当过几十年的编辑,曾撰写过关于冷战期间核谈判的3本书。在政府工作期间,他长期担任驻外大使,并在牛津大学室友比尔·克林顿(美国前总统)的手下担任过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

塔尔博特在外交方面的兴趣广泛,但他最近的工作主要集中于环境保护。2010年,他与他人合著了一本书,书中要义主要是“全球变暖条件下的道德和政治”。

2008年,他出版的《大实验》(The Great Experiment)一书强烈支持世界各国政府和国际机构,不过在世界另一边能与他产生共鸣的人或许不会多。

日本平南砍杀儿童案江西第一贪中船否认航母服役最牛中秋福利iPhone5遭爆炒好声音四强上海两女子被刺糯康认罪求保命西藏尼玛县地震苹果地图 郑武高铁开通姚明胜诉侵权案野田连任党首猫咪参选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