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与阿迪达斯分手 四大品牌谁将入主蓝桥?

5天前,切尔西和阿迪达斯(adidas)同时搞出了一个大新闻:双方宣布此前在2013年签订的长达10年的球衣赞助合同,将在2016/17赛季提前结束。要知道,这份每赛季3000万英镑的球衣赞助合同在全球排名Top5,此前也并没有切尔西与阿迪产生矛盾的新闻传出。这突然而来的“分开就分开”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为什么我们在上周没有及时报道这则大新闻呢?是因为无论从阿迪达斯还是切尔西方面,除了一份简短的解约说明,都没有对此事进行太多的解释。但是从一些零碎的信息中,我们还是能够找到这件事情的一些蛛丝马迹。

根据英国媒体的消息,此次提前6年进行解约,切尔西需要给adidas支付4000万英镑的解约金,以换回自由身。从2013年这份合同开始,这四年时间adidas已总计支付给切尔西1亿2000万英镑的赞助费用。而如果真的如媒体报道的那样切尔西需要给阿迪支付4000万的解约金,那么实际上adidas这四个赛季的总赞助花费其实就是8000万英镑,平均下来2000万一个赛季。2000万/赛季赞助一支曾经拿到英超冠军的球队,这个买卖对于阿迪而言显然不亏。

不过豪门球队的球衣赞助,向来不止是以简单的赞助费用来衡量其价值。这其中也包含了许多品牌和球队在长期战略发展方面的布局。在此次“分手”中,双方看似友好和平,都达成了共识。难道说无论是切尔西还是adidas,都调整了今后的发展战略吗?

在解约之后,adidas方面倒是传出了相关的消息。根据美国媒体Bloomberg对阿迪现任CEO赫伯特哈内尔(HerbertHainer)的采访,我们也能够对此次事件有一个更深的了解。在采访中,哈内尔提到:“adidas目前仍然十分看重在体育赞助市场的发展,但相较于之前,公司希望能够精简赞助球队的数量。阿迪所赞助的俱乐部,最后都是能够在欧洲赛场上亮相的球队。”

目前阿迪达斯在足球赞助方面的战略已经非常明显。英超有曼联,西甲有皇马,意甲有尤文,德甲有拜仁,在每个联赛中布局一个有巨大影响力的豪门,对于adidas而言已经足够。而在国家队方面,阿迪还握有阿根廷,德国,西班牙这些top10球队的合作,这球队资源可以说已经达到饱和。其实对于阿迪达斯而言,与其花钱堆积赞助伙伴,不如把每个合作都做精做细,把现有的资源最大化,才能够对产品市场有所帮助。

就目前来看,切尔西似乎有在阿迪的豪门阵营中一些失宠。这倒不仅仅是因为本赛季蓝军的糟糕表现。其实相比起皇马、曼联、拜仁这些老牌豪门,虽然近十年来切尔西也是拿过英超欧冠的劲旅,但比起底蕴和Fanbase而言,蓝军还是差了一些。

然而从切尔西方面来看,同属于阿迪阵容,曼联一个赛季的球衣赞助费用为7500万英镑,皇马有可能达到1亿英镑,自己拿到的竟还不到曼联的一半,且这样的“不平等”条约还要持续6年之久,于是心里不平衡的蓝军曾提议让阿迪达斯将费用涨到5000万英镑/赛季。然而正值adidas战略转移,毅然决然地否决了这个提案。双方既然钱谈不拢,战略方面也有分歧,于是最好的结局也就是和平分手。

与阿迪分手,切尔西方面倒是不愁没有上门的赞助商。虽然这赛季表现不佳,但下赛季孔蒂接手,球队整体大换血,切尔西依旧还能够在整个欧洲搅弄风云。因此在新合约的议价方面,蓝军也会有十足的筹码。就目前而言,有4家体育品牌可能成为切尔西的球衣赞助商。

切尔西与茵宝的合作有着极大的可能性。对于现在只握有埃弗顿,埃因霍温和西汉姆联的茵宝而言,想要匹敌竞争对手,就需要旗下能有一支在全球范围内都有影响力的豪门球队。而切尔西,无疑是一个好的选择。在此前茵宝这个英国品牌被Nike击败,失去了英格兰国家队赞助商之后,便在本土市场节节败退。如今计划奋起反击,老熟人切尔西自然是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

其实早在穆里尼奥1.0时代,切尔西的赞助商就是茵宝。陪同鸟叔和切尔西初创辉煌之后,茵宝也消失在了蓝军球迷的视野里。如今切尔西百废待兴,孔蒂的到来标志着一个新的时代,在这个节点上,茵宝回归与切尔西重新联手,打出这样的情感牌,球迷必定是会欣然接受。

在英超的赛场上,Nike的日子可过得不是太好。此前的合作伙伴曼联阿森纳纷纷投靠阿迪和彪马,让Nike在英国市场上的话语权不足。如果能够在此时签下切尔西,那么至少在纸面上Nike的实力也不至于相差阿迪太多。而在欧洲范围内,拥有巴塞罗那,PSG和马德里竞技的Nike军团,也能够与阿迪阵营叫叫板。5000万英镑/赛季的价格,相信对于愿意1亿英镑与巴萨续约的Nike而言,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其实在早年,同为德国品牌的彪马与adidas的地位不相上下。只是在近些年的体育营销战略中,屡屡不敌竞争对手,只能屈居在Nike和adidas身后。不过目前彪马在足球市场的占有率正不断提升,在已经签约阿森纳的情况下,再纳入一支伦敦豪门,对于其品牌在英国市场的影响力肯定会有积极的帮助。

过去10年,安德玛依靠过硬的产品质量,精确的市场定位和品牌细分战略,逐渐成为了体育用品市场的又一大巨头。进军足球市场,也是安德玛扩大产品种类,增加市场份额的一大重要战略。不过目前安德玛所签约的托特纳姆热刺,南安普顿和沙尔克04,都只能算是劲旅而非传统豪门。想要进一步打开足球市场,并提升品牌的影响力,安德玛就必须重磅签下一支豪门球队。而刚刚与adidas解约的蓝军,不就是最合适的合作伙伴么?

目前看来,切尔西方面还没有明确未来球衣赞助的潜在合作伙伴。此次与adidas提前终止合同,对于双方而言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在商业足球的时代,把自身的利益最大化永远是不变的法则。一份长达10年的“海誓山盟”,还是输给了一个“钱”字。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顶级欧洲足球俱乐部的手表品牌合作

[腕表时代资讯] 在这个北京已经开始渐渐炎热起来的2014年五六月之交,一股关于足球的热情正在酝酿、积累,似乎即将像火山般喷薄而发。世界杯就要来了!各种回顾、分析、预测正当其时。西甲、英超、德甲、意甲等各国顶级联赛,以及欧洲联赛(5月14日塞维利亚夺冠)、欧冠联赛(5月24日皇马夺冠)刚刚落下帷幕,其中所上演的种种激情仿佛成为了世界杯的绝佳预热。

欧冠联赛(前身是欧洲冠军杯)显然是目前全球水平最高的足球比赛,在巨额投入刺激下,参与欧冠联赛的各大顶级俱乐部的整体实力丝毫不逊于顶级的国家队。而足球作为全球关注度最高的观赏体育项目,也在数十年成功的市场运作之下成为了价值最高的体育产业之一。手表品牌向来愿意寻找具有较强公关示范效应的领域合作,在欧洲的顶级足球俱乐部中似乎这一市场习惯也不例外。

宇舶表的总部位于日内瓦东北约30多公里的小镇尼永(Nyon),这个小镇上另外一个著名的大单位就是欧足联(UEFA)的总部了。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同城的便利性,宇舶表很早就开始了与足球界的合作。不但成为了过去若干届欧洲杯的官方计时合作伙伴,也于2010年成为南非和巴西两届世界杯的合作伙伴。本次世界杯之前推出的贝利纪念款和世界杯纪念款手表已经得到了很多关注。

在俱乐部领域,宇舶目前是拜仁慕尼黑、尤文图斯和巴黎圣日耳曼的官方计时合作伙伴。此前也曾与曼联和阿贾克斯合作,似已因各种原因终止。

拜仁和尤文合计夺得过7次欧冠冠军,除去年拜仁击败皇马令人记忆犹新外,其他的6次似乎已经是尘封已久的往事了。欧洲足球近几年最吸引眼球的要数西班牙国家队和联赛豪门的精彩表现,其中巴塞罗那俱乐部的各种故事甚至坊间中青年妇女亦能琅琅上口。巴萨分别于06、09、11年在小罗、埃托奥、梅西、哈维等两代核心球员率领下夺得了三次欧冠冠军,更于09年奋勇刷新了“三冠王”这个在欧洲足坛颇为难得的战功。

在商业合作领域,巴萨似乎相对谨慎保守,并不会为了追求赞助而过于牺牲球队形象,曾经穿了很多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球衣,没有收入还倒贴一部分给慈善活动。比起同为西甲豪门的皇马似乎节操甚高。在手表领域,巴萨选择了日本品牌精工(Seiko)。

2003年7月2日,苏俄改制期间兴起的一位著名“白手套”土豪收购切尔西俱乐部,自此蓝军气贯长虹。阿布与穆里尼奥更是在过去十年中演出了一场为人称道的君臣际会。2012年切尔西淘汰巴萨进入欧冠决赛,并点杀拜仁。老板阿布号称九年三十亿英镑的巨额投入,终于让蓝军登顶欧洲之巅。

在手表领域,切尔西签约英国版“飞亚达”,国民品牌Rotary。这个品牌在英国影响力较大,不过今年年初已被我“大冠城”收入囊中,成为了一个中资品牌。

今年的曼联表现不佳,英超排名第七,与米兰成为了尴尬的难兄难弟。不过红魔的深厚底蕴是无论如何也“黑不动”的,历史上的三座欧冠奖杯足以证明红魔王朝的辉煌。在手表方面,曼联于2013年11月选择北美品牌Bulova为新的官方计时合作商。

Bulova于1875年创办于北美,工厂位于瑞士的比尔,目前已被西铁城集团收入旗下。

上周末看了欧冠决赛的朋友一定对皇马和马竞这场“马德里德比”印象深刻。皇马历史上就是一个非常强势的豪门,曾于1956-1960年连捧五次欧冠奖杯。新世纪初,齐达内的一脚“天外飞仙”曾帮助皇马于2002年问鼎欧洲。近几年,以C罗、莫德里奇、拉莫斯、阿隆索、佩佩等为核心阵容的新皇马球风凌厉高效,今年的5月24日终于不孚众望,第十次获得欧冠联赛冠军,也成为历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欧洲豪门。

在手表方面,似乎皇马没有正式地指定哪家品牌作为官方合作商。似乎只有Viceroy和Ebel两个品牌曾经为皇马设计过纪念表款。

在俱乐部运营方面一直强调重金投入的蓝月亮,令人震惊地与理查米勒这一顶级设计师手表品牌签署官方计时合作协议。宇舶表本来就已经不是普通球迷所能负担得起,更何况动辄数百万人民币的理查米勒呢。不过在公关宣传层面上,相信双方都是受益匪浅。

除了这种广告大片,曼城的球员教练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多次佩戴理查米勒出镜。而蓝月亮过去三年两次英超榜首一次第二的成绩也使得球队的影响力大大增强,只是在欧洲赛场上似乎还没有太多令人惊喜的起色。

2000 – 2014年这十五年中,欧冠奖杯分别由:皇马、拜仁、皇马、米兰、波尔图、利物浦、巴萨、米兰、曼联、巴萨、国米、巴萨、切尔西、拜仁、皇马等各大豪门取得。其中的利物浦、国米、AC米兰等顶级豪门,似乎在手表上面花的心思不多,至今还没有看到官方计时合作的报道,只是在俱乐部官网的商品中心里有一些带有俱乐部主题元素的电子表、闹钟等产品。

小弟的一位金融业领导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各国意识形态错综闪烁,分崩离析;在紧张、压抑的战后重建中,足球以其平等、自由和超观赏性开始真正成为欧洲人和欧洲国家的第一运动、精神支柱乃至重新团结的契机——此后欧足联和欧洲杯相继发起,欧洲也成为世界足球中心。足球在欧洲文化中的地位,是其他各大洲所无法比拟的。”

小弟语拙不善表达,只是隐约地感觉足球早已不仅是足球,手表也早已不仅是手表,这两种现代社会中符号式的事物在互相碰撞中,似乎激发出了一些既纯粹又复杂的情感。总之,欧战已经收官,六月的巴西正等待着全世界球迷的关注,让我们共同期待6月13日凌晨4点圣保罗球场的那声哨响吧!

完美/复刻1:1,天梭力洛克系列,卡地亚蓝气球,欧米茄AP皆有/售,+围信(KK69000)

切尔西欲用足坛最贵门将换足坛第一门将!切尔西要加多少钱?

2018年夏天,切尔西以8000万欧元的价格从毕尔巴鄂竞技带来了西班牙门将凯帕,而凯帕也成为了足坛历史上最贵的门将。不过,凯帕在切尔西的表现并不好,而切尔西主帅兰帕德也对凯帕丧失了信心,他准备清洗凯帕,然后买来一个新的门将,而兰帕德看上了目前效力于马竞的,被称为“足坛现役第一门将”的奥布拉克,他希望可以用凯帕加钱换来奥布拉克。

近日,《每日镜报》消息,切尔西方面希望可以用“凯帕加上部分现金”的方式,得到目前效力于马竞的奥布拉克,他们相信这位27岁的斯洛文尼亚国脚才是切尔西门将位置上的最佳选择。不过,马竞不愿意轻易放走奥布拉克,而球员的违约金又高达1.2亿欧元,这种情况下,切尔西就希望通过谈判的方式签下奥布拉克,而他们的筹码就是凯帕加钱。

凯帕是目前足坛最贵的门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门将的转会费能够超过8000万欧元,不过从凯帕目前的表现来看,他绝对配不上这样的薪水,凯帕的表现极不稳定,表现好的时候,凯帕可以说绝对是足坛顶级门将,但是表现不好的时候就是一个大漏勺,同时凯帕还是一个“刺头”,在萨里执教的时候,替补牌子都举起来了,结果他都拒绝下场。而奥布拉克可以说是目前足坛最好的门将,最近几个赛季他是五大联赛扑救成功率最高,也是零封次数最多的门将,而不少球迷都戏称他是足坛现役第一门将。

用足坛最贵的门将,加钱交换足坛最好的门将,切尔西的想法的确不错,就是不知道马竞是否会同意。不过,科帕的天赋也不错,而且他也更年轻,说不定西蒙尼愿意培养一下凯帕也不一定。如果这样的交易真的发生了,不知道您认为,切尔西需要用凯帕加多少钱才能说服马竞放人呢?按照两人的表现来看,恐怕切尔西至少要补3000万欧元的差价吧!

切尔西将重点开发中国市场 准备同国内品牌合作

自从阿布掌控切尔西俱乐部之后,蓝军已经成为了英超四大豪门之一。但切尔西的传统毕竟不如曼联、阿森纳、利物浦,为了进一步扩大自己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切尔西俱乐部准备加大自己全球化商业步伐,而中国市场是最被切尔西看好的发展区域。

据英国《每日镜报》消息,切尔西俱乐部已经和专业的体育营销机构ECN签约,要求ECN协助切尔西在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进行商业开发。ECN是一家英国的体育营销机构,对亚洲市场非常熟悉,目前切尔西已经把队内19名球员在中国的肖像权开发委托给了ECN,其中包括托雷斯、大卫-路易斯等冬季才加盟的新援。

切尔西俱乐部首席执行官罗恩-古尔利表示,“我们已经和ECN签约成为了合作伙伴,他们会帮助切尔西球员同中国当地品牌进行合作,这也是我们协议的一部分。切尔西俱乐部期待合作取得成功,帮助我们的球员在中国建立良好的形象和声誉。”

切尔西队内的球员们来自欧洲、美洲、非洲三大洲,其中包括11个国家的16名国脚,其中特里、埃辛、德罗巴还分别是英格兰、加纳、科特迪瓦国家队队长。切尔西在亚洲尤其是中国的影响力日益巨大,近年来中国的切尔西球迷人数爆炸性增长,切尔西也建立了中文官方网站,并在2008年首次来到中国踢了巡回比赛。如今切尔西把中国市场视为重点开发对象,相信未来中国球迷们会有更多的机会近距离接触到切尔西。

从带领瑞典第4级别球队到执掌英超豪门!切尔西的“草根”新帅

托马斯·图赫尔突如其来的下课钟声着实令球迷意外,不过既然木已成舟,高层得尽快寻找下一名理想的教练接下帅位。马克·库库雷利亚的交易案也许是促成这条缘分的其中一次信号,切尔西很快地找上布莱顿主帅格雷厄姆·波特,协商进度推展效率之高,仿佛是在开除托马斯·图赫尔之前早已内定目标一般。而2000万英镑的补偿金是主帅的世界纪录,切尔西又一次被布莱顿狠宰了一笔。

总而言之,对于球队来说,提前做好计划、尽快让球队恢复稳定是件好事。即便冷血了点、即便昂贵了点。而切尔西老板托德·波利的这个决定,意外、也不意外。

意外的地方在于,格雷厄姆·波特并没有传统big 6该有的主帅特质。他不是兰帕德、索尔斯克亚、阿尔特塔,在球员时期扮演该队灵魂人物的传奇强势回归;他不是埃里克·滕哈赫、克洛普、埃梅里、托马斯·图赫尔、萨里,在其他国家获得不少成就的顶级教头前来挑战最高殿堂;他不是瓜迪奥拉、孔蒂、穆里尼奥、范加尔,这些早已赫赫有名的世界名帅降临英超。格雷厄姆·波特只是个令人期待的潜力新星教练罢了。上一次big 6出现类似的案例,大概是努诺·桑托从狼队加入热刺,他的成败大家应该很好定义。上一次成功的类似案例,大概得追溯到2014年波切蒂诺从南安普顿加入热刺。对于将名帅当一次性筷子一样一换再换的习性来看,托德·波利的选人眼光的确不同于前任老板阿布拉莫维奇、甚至不同于传统big 6追求名牌的保守思维。

不意外的地方在于,格雷厄姆·波特有充分的名气足以接下这份压力极大的工作空缺。布莱顿从年年拼保级的下游球队,一路提升至如今以中游为保底目标,力争前段班的排名,甚至在今年对“best of the rest”,第七名的称号有一拼的希望。这样连年提升的出色成绩,英超球迷早已看在眼里,甚至有不少期盼他接班英格兰国家队的声音出现。他在英格兰的高人气,证明了格雷厄姆·波特的执教功力绝非等闲之辈。

如果拜仁主帅纳格尔斯曼是纯粹的“学院派”血统,那么格雷厄姆·波特的执教经历则是100%的“草根性”。

球员生涯退休后,格雷厄姆·波特在利兹贝克特大学进修,并于学校附属球队Leeds Carnegie兼职教练,而这也是他的第一份足球主帅的工作-一支英格兰第10级别联赛的业余队伍。

经过格雷姆·琼斯(现任纽卡斯尔联助教)、罗伯托·马丁内斯(现任比利时国家队主帅)的辗转介绍,格雷厄姆·波特来到瑞典第4级别联赛的队伍Ostersund。他在这里让欧洲足球正视他的存在。7年的执教期间,完成3次升级(从第4级别一路到顶级联赛)、写下联赛第5名的佳绩、欧联杯资格赛连过3关挺进小组赛正赛、小组第二名挺进淘汰赛、最后在兵工厂的酋长球场赢球画下完美句点。不过,这段旅途又是另外一则美丽故事了。

Ostersund的成功之后,接着是一年英冠斯旺西城的执教经历,2019年才抵达布莱顿执教。他也是少数非升班马主帅,却能被英超球队从英冠挖角,完成“个人升超”的特殊案例。

当瓜迪奥拉在巴萨叱吒风云时,格雷厄姆·波特在英格兰第10级别联赛兼职任教;当克洛普加入利物浦时,格雷厄姆·波特即将带领Ostersund挺进瑞典顶级联赛;当托马斯·图赫尔在PSG获得欧冠亚军时,格雷厄姆·波特在布莱顿的第一年以15名的排名保级成功。

首先,是格雷厄姆·波特深不见底的战术口袋。他在布莱顿的执教时期,最主要的阵型是3-4-3/3-4-2-1。

三名中后卫距离拉得非常开,加上能够舒服持控球的门将,负责利用后场传控出球、换边,并且在球队攻转守的环节敢于上抢压迫阻止对手快速反击;两名翼卫插上的幅度很大,上赛季右侧有塔里克·兰普蒂几乎是传统边锋/边中场的工作内容、左侧则有边锋出身的莱安德罗·特罗萨德;前场三人大多为两名前腰与一名前锋,但彼此自由的流动换位,让对手盯防摸不着头绪。

这个阵型正好与切尔西不谋而合、再加上切尔西与格雷厄姆·波特同样是注重传控的风格,不难理解为何去年格雷厄姆·波特拒绝热刺,却选择在今年跳槽至切尔西的决定。

3-4-3之外,格雷厄姆·波特也时常在场与场之间、或是在比赛中临场变阵。可以是3-5-2/3-5-1-1(今年赛季的主打阵型)、可以是3-4-3 Diamond(近似于3-4-2-1,是季初击败曼联的阵型)、可以是4-2-3-1、4-4-2、4-3-3、4-4-2 Diamond……。符合足球基础架构的各种排列组合,基本上很难逃出格雷厄姆·波特的战术图中。

另外,布莱顿以贩卖球员为重要收入来源的经营策略,让格雷厄姆·波特不得不适应各种阵容限制的困境。格雷厄姆·波特曾遇过主力后卫连续两次转会窗出走的难关、核心后腰出走的难关、核心翼卫出走的难关、前锋不足的难关,却总能用或大或小的变阵来化解危机,并在布莱顿纸面实力损失时,维持住足够的实际战力。

格雷厄姆·波特初来乍到,碍于球员、教练接触时间短,没办法立刻让切尔西出现一个通用的固定体系,相信格雷厄姆·波特的战术口袋将能因应各种比赛状况,尽力降低这段阵痛期的损伤程度。

为了要在比赛中随着局势快速变阵,那么球队中势必要有许多能够胜任多个位置的功能型球员,而这正是格雷厄姆·波特的另一项执教特质-他总是能让球员发掘出全新的技能、全新的战术位置,进而让球员发挥出更全方位的表现。

维尔特曼能够胜任右中后卫与右后卫,是布莱顿在三后卫、四后卫之间变阵的关键角色。在切尔西,里斯·詹姆斯的功能性、球商更强,他可以像维尔特曼在后防线间自由切换,更能够像先前提到的塔里克·兰普蒂一样担任侵略性更强的角色。

帕斯卡尔·格罗斯从中场、10号位逐步解放他的进攻能力,到本赛季担任类似影锋或伪9号的角色,6场出赛已经完成了3进球2助攻的佳绩。在切尔西,康诺·加拉格尔的天花板更高,搭配他在水晶宫时期让全英超看见的逼抢、进球能力,有望成为切尔西前场以外的重要进球点。

所罗门·马奇从左边锋转型成右翼卫。在切尔西,托马斯·图赫尔也曾对奥多伊、克里斯蒂安·普利希奇做过相似的调整,但球员未必欣然接受、成果未必一蹴可几,可以观察看看格雷厄姆·波特来到切尔西后,是否会有类似的安排。

亚历克西斯·马克·阿利斯特从10号位转型成本赛季的6号位,在防守、上抢意识提升的同时,在更后撤的位置发挥他细腻的技术与远射能力。在切尔西,鲁本·洛夫图斯-奇克有机会描绘出相似的成长曲线。

莱安德罗·特罗萨德从边锋转型成前锋、左翼卫、右翼卫全都能用的百搭工具人。在切尔西,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斯特林,将他放在偏防守的位置的确浪费,而我的思考方向更偏向于利用斯特林在曼城时期早已扎根的positional play观念,在边路四处游移,时而回撤协防、时而边路持球推进与分球、时而盘带过人单点爆破、时而闯至门前完成射门,成为队上固定阵型之外的自由人。

马克·库库雷利亚从传统的左翼卫变成能攻善守,可以胜任左中后卫工作的后场工具人。在切尔西,马克·库库雷利亚加入的时间比格雷厄姆·波特还早了一个月左右,这是一次熟悉的重逢。

尽管备受推崇,但如果单论战术涵养,格雷厄姆·波特是否真能超越托马斯·图赫尔还有待讨论,我个人偏向是认为托马斯·图赫尔更强一些,即便身负布莱顿球迷的私心,想法依然不会改变。再者,格雷厄姆·波特在进攻端渗透力不足的问题将会是未来执教切尔西的一大隐忧,究竟是布莱顿前场球员实力不足,还是格雷厄姆·波特的体系与托马斯·图赫尔相似,在进攻端有其上限?这个问题有待未来的比赛解答。

战术之外,考虑到托马斯·图赫尔与老板托德·波利、以及板凳深处球员的不稳定因素等人和问题,格雷厄姆·波特成为切尔西眼下的最佳解答。

格雷厄姆·波特没有世界知名的大牌子在身,他面对欧战、联赛多线作战时,能否抓到轮换与维持战力的微妙平衡?他遇上顶级球星,尤其是性格强烈的奥巴梅扬面前能否稳住阵脚、建立权威?他抵达只能赢、不能输的顶级豪门后,能否顶住球迷、媒体给予的巨大压力?

大学球队、Ostersund、斯旺西、布莱顿,从地区联赛到英超劲旅的过程中,格雷厄姆·波特的执教功力不停进步,同时也帮助所属球队不停向前迈进。切尔西的邀约将让他前往世界级的顶尖领域大开眼界。在此同时,他所跨出的这一步,与先前转换球队有着与众不同的意义。以往格雷厄姆·波特所待的球队,都是属于有空间、时间缓慢建队的潜力型小球队,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升级、是保级、是往联盟前段班迈进。来到切尔西后,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奖杯、是荣耀、是永远不停止的连胜欲望。

离开愿意全力信任他的布莱顿舒适圈,必须承受的压力可以说是前所未有。这是格雷厄姆·波特的巨大赌注。

开除受人景仰的名帅托马斯·图赫尔,若是结局不如意,将会面临排山倒海的指责。这也是托德·波利的巨大赌注。

9月15日凌晨迎战萨尔茨堡红牛,将是格雷厄姆·波特挽救颓势的第一次机会。紧接着的是战绩同样不如人意,但实力绝对不容小觑的利物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