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曼联!为啥切尔西也在利兹联的死敌名单上?

得知该消息的一瞬间,曼联球迷不淡定了,有资深红魔煞有介事地表示:“得,这回下赛季又有两场难啃的比赛了。”

如果你了解英格兰足坛历史,那么肯定会对这一说法深表赞同——曼联和利兹联素来便是死敌,再加上现如今白衣军团的主教练是贝尔萨,即便他们是升班马,恐怕也够索肖的球队喝一壶的。

而就在曼联球迷感慨生活不易的同时,距离约克郡和大曼彻斯特郡“十万八千里”的西伦敦,切尔西球迷似乎也不太快活,原来,利兹联和蓝军也是死敌关系。

中国球迷皆知“玫瑰德比”背景下的红白碰撞,但要说到蓝白两军的历史纠葛,似乎就不太清楚了。

上世纪60年代后半叶,利兹联还是英格兰足坛的中坚力量,而切尔西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蓝白两军先后于1963年与1964年重返甲级联赛,并由此开启了一段互相追逐较量的历史。

1964-65赛季,英伦半岛的顶级联赛呈现出三强割据的态势,曼联夺得那个赛季的联赛冠军,利兹联以净胜球劣势屈居第二,而切尔西则是季军。

对荣誉的归属让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两支球队开始较劲,无论是利兹联南下,又或者是切尔西北上,双方的球员都无需主帅动员,他们群情激昂,誓要在对方主场令其难堪。

然而,必须看到的是,尽管当时蓝白两军互相看不顺眼,但那更多是英格兰岛中部和南部的地域之争,远没有上升到俱乐部之间的敌对关系,一个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是:当时的利兹联,从不屑于引进伦敦球员,反之亦然。

那一年两队先是在温布利2:2战平,重赛移师到老特拉福德继续进行。根据曾亲历那场比赛的球迷描述,是役与其说是一次竞技足球的碰撞,倒不如说是大型肉搏更为贴切,在当值主裁埃里克.詹宁斯的纵容下,利兹联和切尔西的动作尺度都很大,各种恶意犯规此起彼伏,最终,蓝军以2:1的比分战胜白玫瑰,夺得队史第一座足总杯冠军。而在戴夫.塞克斯顿(时任切尔西主帅)咧着嘴高举奖杯的同时,两支球队的梁子也就彻底结下了。

1970年足总杯过后,切尔西与利兹联先后陷入低估并再次降至英乙,但他们之间针尖对麦芒般的恶斗,却从未停止。

1983-1984赛季,蓝军在英乙最后一轮与利兹的直接对线大胜,踩着死敌的肩膀以联赛冠军的身份再度升级。赛后,狂热的利兹球迷怒不可遏,他们在斯坦福桥奔跑着、破坏着,直到引来警察才罢休。

此后进入到21世纪,俄罗斯寡头阿布拉莫维奇的入主让切尔西从一支债台高筑的球队摇身变为英超(前身即为老英甲)冠军的有力争夺者,而后“青年近卫军”时代的利兹联则迅速陨落,以至于在英冠徘徊了16年之久,直到本赛季贝尔萨率队才升超成功。

颇有意思的是,这些年这对足坛死敌虽长时间不在同一级别联赛,但一旦遇到揶揄对手的机会却从不会放过。

举个例子:就在不久前利兹联升超成功的时候,有球迷拍到白军拥趸集体高唱:“兰帕德,你不要哭泣”,虽说神灯与利兹球迷积怨源于上赛季的“间谍事件”,但又有谁敢说后者不在意他切尔西名宿的身份呢?同样的道理,本赛季恰巧是切尔西首夺足总杯冠军50周年,蓝军官方为了庆祝甚至出了一套复刻版球衣,或许在他们心中,击败利兹联赢得的这座足总杯,值得时隔半个世纪再次庆祝。

下个赛季的英超,有贝尔萨率领的白玫瑰,有招兵买马的曼联和切尔西,还有4场有你无我的死敌对决,想必会十分精彩。

利兹联虽为英超新军历史上死敌真不少你的主队可能就在其中

说实话,英冠升到英超对每支球队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毕竟升超后,咱就是有钱人了,不用抠抠搜搜过日子了,但是没有哪支球队的升超有利兹联的升超这样如此的引人关注,造成如此巨大的轰动。原因一方面是因为,16年期利兹联降级的时候许多球迷正值青春年少,利兹联的青年近卫军正是诸多球迷心中的青春;二来则是因为利兹联是足坛顶流曼联的百年死敌,利兹联升超后英超又多了一个16未曾出现的看点——玫瑰德比。当然,作为祖上阔过的球队,利兹联的死敌可远不止曼联一家,历史上树立的敌人还真不少。

利兹联与曼联的恩怨情仇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白玫瑰和红玫瑰的敌对可以追溯到15世纪的玫瑰战争,而当曼联和利兹联两支球队成立之后便被赋予了新的玫瑰战争的名号,直到今天。从玫瑰战争到工业革命的棉纺织与羊毛纺织再到球场上的曼联和利兹联,这两个地方的人从来没有真正和平过。而这两只球队从最开始的互相挖角球员开始,到巴斯比和李维到达巅峰,两队不光在球场上针锋相对,在其他方面也是冲突不断。这段时间正是英国足球流氓活动的高峰,利兹联的“服务帮”和曼联的“红军”是当时英国足坛乃至世界足坛最为臭名昭著的两个足球流氓组织,互相之间的针锋相对,爆发过许多严重的暴力冲突。可以说,从历史渊源到球迷再到球场,甚至是足球流氓之间,这两队之间都充斥着敌对的气氛。而今,利兹联回来了,这血脉喷张的玫瑰德比又将再次出现。

在利兹联确定升超的时候,有球迷便唱起了一首嘲讽蓝军主帅兰帕德的歌,这让蓝军拥趸是颇为恼火,利兹联球员在进球后也常常摆出望远镜的姿势来嘲讽兰帕德。这件事的起源无疑就是因为去年冲超的冲刺阶段,时任德比郡主帅兰帕德举报利兹联有间谍行为,而后附加赛的比赛中,利兹联又被兰帕德率领的德比郡在主场淘汰,利兹人对此大为光火,将愤怒纷纷发泄在兰帕德身上,不光球员和球迷,连利兹联的官推都发布间谍式视频来嘲讽兰帕德。而今兰帕德已是切尔西主帅,而且他本就是蓝军传奇,如此一来利兹联和蓝军之间又添新仇,不过就算没有这个新仇,切尔西也是利兹联除曼联外的第二死敌。在1970年的足总杯决赛中,切尔西和利兹联狭路相逢,这场比赛被后人称为最为血腥暴力的一场比赛,英超神奇四瞎之一的奥利弗曾说,让自己吹罚这场比赛的线张红牌。利兹联的“服务帮”和切尔西的“猎头者”之间也因为这场比赛,暴力事件频发,双方的梁子也就就此结下。本就有冲突,而今利兹联人又将兰帕德视为头号仇人,利兹联和蓝军之间的恩怨纠葛,还将继续。

利兹联自国内除了曼联和切尔西这两死敌之外,最大的仇人居然是土耳其联赛名不见经传的加拉塔萨雷,没想到吧,但事实却是如此,两队之间是真正的血海深仇。这个仇恨结于2000年,在当年4月的联盟杯半决赛中,利兹联与加拉塔萨雷狭路相逢。虽然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害怕英国的足球流氓,但有的地方的人更为头铁,比如世界杯上痛扁英国足球流氓的俄罗斯老毛子,又比如本就有倾向的突厥人后裔。在利兹联和加拉塔萨雷比赛的前一天,两名利兹联球迷被土耳其人刺死,命丧伊斯坦布尔街头。所以利兹联和加拉塔萨雷是真正的血海深仇,是真正的血债,毋需多言。

1975年的欧冠决赛,又是一场英德大战,德甲巨人拜仁慕尼黑对战利兹联,这场比赛是利兹联在唐李维之后崛起的最佳机会,但是遗憾错失,因为在这场比赛中出现了诸多对利兹联不利的判罚。首先是贝肯鲍尔禁区内显而易见的手球被裁判忽视,而后贝肯鲍尔又在禁区内放倒阿兰克拉克,主裁同样未予理会,之后裁判又以队友处于越位位置吹掉了洛里默的进球,慢镜头显示这个判罚十分值得商榷。多次不利的判罚让利兹联遗憾输掉了比赛,也错失了登顶欧洲的最佳机会,愤怒的利兹联球迷拆掉了看台上的座椅,利兹联为此还遭到了欧足联欧战禁赛四年的严厉处罚。这场比赛之后利兹联彻底没落,难有往日的辉煌。这而在场比赛中,屡次获利的拜仁慕尼黑自然也就成了利兹联球迷仇视的对象,直到今天利兹联球迷也认为,1975年的欧冠是被慕尼黑人偷走的。不过,1999年欧冠决赛,利兹联最大的死敌曼联战胜了利兹联欧冠的死敌拜仁慕尼黑成功夺冠,而2012年欧冠决赛,第二号死敌切尔西也战胜了欧冠死敌拜仁慕尼黑夺冠,不知道面对这两场比赛,利兹联人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